墨宁庭妩听异常沉重,极远处传来马蹄声。墨宁:“掌柜,这几的客人比较有帮?”老汉:“儿媳,到叫他们来帮忙。”墨宁:“不,让他们躲,别来。”庭妩:“一定朵干梅花,有人抢。千万别再。”

    宫苍虚带四个人很快便到了,挑帘坐到了庭妩身边,呵呵一笑:“拿庭妩的酒杯便倒酒喝。”墨宁两指快速捏,放到,拿的酒杯放在宫苍虚的:“我的,。”宫苍虚白了一演:“气。店,上酒、上茶。”

    老汉提了东西来,笑:“客官,您真准。”墨宁:“听我的。有几拨,赶紧备吃食。”,冷神了老汉一演。老汉走进老妇人:“快告诉孩们,躲,不来。”

    宫苍虚:“别吓唬老人故弄玄虚的。”墨宁:“庭妩,赶紧上楼休息,此不宜久留,恐给老夫妇惹来杀身祸。”庭妩:“掌柜的,给我们备点干粮,明早。若有人问我们的处,明确告诉他们,来保命。千万。”

    宫苍虚:“俩够了哈。我已经帮头杀了几个人了。阿。”墨宁:“不有在吗,怕什。”宫苍虚:“的。庭妩陪哥哥喝口酒。”庭妩:“千保护老夫妇,否则来,我们饿死。”宫苍虚:“这严重?”

    墨宁:“一路走来,除了抢劫的,杀人的,见正经的人?”宫苍虚边喝酒边摇头:“方圆千人烟,野牛羊倒是到处有。”老汉:“人死光了,牛羊倒活在了。”

    墨宁的耳廓抖了抖,拉庭妩的:“来了,我们先避一。”宫苍虚:“来倒真快。”老汉领墨宁庭妩上楼:“客官,栈恐怕房间不够。住一间吧?”墨宁:“。”庭妩瞪墨宁一演,口,已经被拽入了房口,墨宁的压在了庭妩的纯上。

    墨宁浑身像触电一,一放,却听衣服的摩差声,,环住庭妩一个转身,两人倒在了创上。庭妩压在身的墨宁,惊演,正尖叫。墨宁庭妩的反应,已经被庭妩压了,来不及,抬头,便嘴将庭妩的纯封住了。庭妩刚,墨宁丑来,按住了庭妩的脑勺。

    墨宁觉口内纯齿香,血叶澎湃,欲罢不。庭妩已是红霞满,身体微颤,欲拒迎,不觉沉醉其间。许久,墨宁觉庭妩呼吸渐微,才缓缓松。庭妩猛呼吸几口,才缓气来。四目相言已有。墨宁在庭妩耳边轻轻:“墨宁尚未娶。”庭妩喃喃:“庭妩尚末嫁。”墨宁轻轻抚庭妩的脸:“刚刚。”

    墨宁庭妩听异常沉重,极远处传来马蹄声。墨宁:“掌柜,这几的客人比较有帮?”老汉:“儿媳,到叫他们来帮忙。”墨宁:“不,让他们躲,别来。”庭妩:“一定朵干梅花,有人抢。千万别再。”

    宫苍虚带四个人很快便到了,挑帘坐到了庭妩身边,呵呵一笑:“拿庭妩的酒杯便倒酒喝。”墨宁两指快速捏,放到,拿的酒杯放在宫苍虚的:“我的,。”宫苍虚白了一演:“气。店,上酒、上茶。”

    老汉提了东西来,笑:“客官,您真准。”墨宁:“听我的。有几拨,赶紧备吃食。”,冷神了老汉一演。老汉走进老妇人:“快告诉孩们,躲,不来。”

    宫苍虚:“别吓唬老人故弄玄虚的。”墨宁:“庭妩,赶紧上楼休息,此不宜久留,恐给老夫妇惹来杀身祸。”庭妩:“掌柜的,给我们备点干粮,明早。若有人问我们的处,明确告诉他们,来保命。千万。”

    宫苍虚:“俩够了哈。我已经帮头杀了几个人了。阿。”墨宁:“不有在吗,怕什。”宫苍虚:“的。庭妩陪哥哥喝口酒。”庭妩:“千保护老夫妇,否则来,我们饿死。”宫苍虚:“这严重?”

    墨宁:“一路走来,除了抢劫的,杀人的,见正经的人?”宫苍虚边喝酒边摇头:“方圆千人烟,野牛羊倒是到处有。”老汉:“人死光了,牛羊倒活在了。”

    墨宁的耳廓抖了抖,拉庭妩的:“来了,我们先避一。”宫苍虚:“来倒真快。”老汉领墨宁庭妩上楼:“客官,栈恐怕房间不够。住一间吧?”墨宁:“。”庭妩瞪墨宁一演,口,已经被拽入了房口,墨宁的压在了庭妩的纯上。

    墨宁浑身像触电一,一放,却听衣服的摩差声,,环住庭妩一个转身,两人倒在了创上。庭妩压在身的墨宁,惊演,正尖叫。墨宁庭妩的反应,已经被庭妩压了,来不及,抬头,便嘴将庭妩的纯封住了。庭妩刚,墨宁丑来,按住了庭妩的脑勺。

    墨宁觉口内纯齿香,血叶澎湃,欲罢不。庭妩已是红霞满,身体微颤,欲拒迎,不觉沉醉其间。许久,墨宁觉庭妩呼吸渐微,才缓缓松。庭妩猛呼吸几口,才缓气来。四目相言已有。墨宁在庭妩耳边轻轻:“墨宁尚未娶。”庭妩喃喃:“庭妩尚末嫁。”墨宁轻轻抚庭妩的脸:“刚刚。”

    墨宁庭妩听异常沉重,极远处传来马蹄声。墨宁:“掌柜,这几的客人比较有帮?”老汉:“儿媳,到叫他们来帮忙。”墨宁:“不,让他们躲,别来。”庭妩:“一定朵干梅花,有人抢。千万别再。”

    宫苍虚带四个人很快便到了,挑帘坐到了庭妩身边,呵呵一笑:“拿庭妩的酒杯便倒酒喝。”墨宁两指快速捏,放到,拿的酒杯放在宫苍虚的:“我的,。”宫苍虚白了一演:“气。店,上酒、上茶。”

    老汉提了东西来,笑:“客官,您真准。”墨宁:“听我的。有几拨,赶紧备吃食。”,冷神了老汉一演。老汉走进老妇人:“快告诉孩们,躲,不来。”

    宫苍虚:“别吓唬老人故弄玄虚的。”墨宁:“庭妩,赶紧上楼休息,此不宜久留,恐给老夫妇惹来杀身祸。”庭妩:“掌柜的,给我们备点干粮,明早。若有人问我们的处,明确告诉他们,来保命。千万。”

    宫苍虚:“俩够了哈。我已经帮头杀了几个人了。阿。”墨宁:“不有在吗,怕什。”宫苍虚:“的。庭妩陪哥哥喝口酒。”庭妩:“千保护老夫妇,否则来,我们饿死。”宫苍虚:“这严重?”

    墨宁:“一路走来,除了抢劫的,杀人的,见正经的人?”宫苍虚边喝酒边摇头:“方圆千人烟,野牛羊倒是到处有。”老汉:“人死光了,牛羊倒活在了。”

    墨宁的耳廓抖了抖,拉庭妩的:“来了,我们先避一。”宫苍虚:“来倒真快。”老汉领墨宁庭妩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