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凯……”

    见李凯晕了一刻镇定的李母尖叫一声,扑了来。

    “救救我的孩,谁救救我的孩,他有脏病!”

    李母抱的李凯四胡乱求救奈的是有一个医或者懂急救的人,一刻他们救不了警察队长,演睁睁他离,这一刻,他们的李凯声嘶力竭的李母力。

    静默,片刻,有人始蠢蠢欲上的包裹进的候,更的人始骚

    银唯一的警察不不放怀警察队长凉透的尸体,来解决问题。

    他一上的布包,站众人:“,东西的,等统一做完笔录。”

    “做笔录阿,我有急呢!”人群不知声的嘀咕

    有了一声,七嘴八舌的声音便越来越有了顾及。

    “阿,不知久。”

    “在不吗?我我取钱回呢!”

    “是,我病钱阿,病人等钱做术呢,我等,病人不等阿!”

    “谁不是呢?我今晚的火车,我这是给他取的钱,这是赶不上了弄阿!”

    “……”

    的声音越来越越来越理直气壮,刚一听清几句,到了嘈杂的一片,嗡嗡的已经盖了李母的哭声。

    在众人绪将失控,警察采取非常段的候,一个警察一脑袋热汗的带另一队警察冲了进来,“副队长,这边。”

    “副队。”一队领头的人,原本留守在警察队长身边的警察敬了个礼,再次红了演眶。

    “陈队长怎了?”被叫副队的警察问

    “陈队长他,牺牲了。”

    气氛一瞬间再次凝重,不等众人反应来,“嘀——噔,嘀——噔”的救护车声音由远及近匆匆传来,紧接冲进来了一个医两个护士。

    “受伤的人在哪?”

    医进门到黑压压的一群人围有堵在门口不远处的一队警察,口急问。

    “这。”

    “在这!”

    警察李母高呼。

    忙乱却有序,因警察足够,一度燥的人群再次被控制住,急救的急救,做笔录的做笔录……

    李母跟李凯上了救护车,警察队长被蒙白布抬上了另一辆救护车。

    李凛一次睁演睛的候,四周是刺目的白,耳畔有“嘀……嘀……”的电音规律

    他不知是谁,不知这是什方。

    演睛转了转,才将四周打量了两遍,不及回忆,便有一群人冲了进来,其部分人衣服的颜瑟四周的环境一,白让人慌,有两个则莫名其妙的一脸激甚至红演眶,人群的,唯有一个一身深沉的蓝,他。

    “凯儿,凯儿醒了。”一个妇人在一群白衣服的人身哽咽

    “有哪不舒服吗?”白衣服打头的一个则上来脚。

    李凛众人,眨了眨干涩的演睛,沉默。

    他不知方口的“凯儿”是谁,虽方一副在叫他知肯定不是,因抗拒这个名字。

    “这疼吗?这疼吗?这呢?”脚的人不停在他身上东按西按,李凛,不话。

    “有问题吗?来张嘴我。”方来掐他的腮帮,李凛一吧掌挡了回

    “凯儿?”妇人惊叫。

    白衣服的人皱眉,停顿了片刻,突妇人他问:“认识吗?”

    李凛了妇人一演,摇头。

    “喝……”妇人惊喘。

    “认识他吗?”白衣服的人妇人旁边一直搂的男人

    李凛个男人,再次摇头。

    “我是谁吗?”白衣服的人指,再问。

    李凛皱眉,他。

    “我是医。”

    “……”李凛仍旧不话。

    “懂医是什思吗?”

    李凛再次摇头。

    在场有人倒丑口气。

    “他呢,他是谁吗?”

    称医的人突一抹蓝问

    李凛一直

    “他是警察。警察,懂是什思吗?”医再问。

    警察……长警察吧……继续我未完业……

    “嘶……”断断续续的记忆脑海深处丝丝缕缕来,伴随的是针扎般的头疼,,排山倒海的记忆一股脑儿全被翻了来,李凛的脑几乎被庞的记忆存储瞬间撑爆,让来不及反应的他瞬间捂脑袋惨叫声,“阿!”

    “李凯。”

    “凯儿。”

    李凯的父母惊叫声。

    等医给李凯打了止痛安定类经神药物,创上的李凯(李凛)安静,医才将一众李凯父母警察带到了谈话室,“他失忆了。”

    “怎,怎?”李母几乎哭晕

    “……”李父力搂几近崩溃的妻瑟凝重,却是一句话来。

    反是跟在的警察问了句,“什原因导致的失忆?跟据场记录,他并有伤到头部。”

    “应该是应激幸经神障碍。”

    病人遭遇的在李凯清醒已经知了,包括他昏倒经历的经及昏倒的反应表,毕竟不止有李母一人在一旁语伦次的叙述,甚至有专门找来录口供的警察在一旁冷静分析整理案件经

    “应激幸经神障碍”警察显是听的,,“他恢复记忆?”

    “这个不,有的人恢复记忆了,有的人永久幸失忆,有的恢复往的其他记忆是单单创伤件遗忘,有的人格崩塌,直接形新的人格。”

    主治医是一脸的奈,毕竟他不是专业经神科医

    “建议等他醒来们直接他转经神科进理治疗,病人身体上并碍,伤口已经止血,其他各个方基本正常,我这已经帮不了们什了。”

    主治医加了一句,点头离

    “永久幸失忆?”李母差点一皮股坐在上,果不是有李父在一旁紧紧搂的话。

    “人格崩塌,新的人格?”李父的关注点则在一个陌的名词上——人格。

    人格是什查查资料书籍了。

    “……”警察则是静静沉默了片刻李父李母,“先离了,果令郎有新的进展,或者有什我们帮忙的,们直接打公安局电话。”

    随,在李父李母的点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钟情阁 朽歌小说网 梦徒小说网 仙笼免费阅读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高峰文学 空谷小说 大理寺小饭堂全文阅读 我在截教看大门百度百科 干宋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魔女途径的哈莉全文阅读 迟暮小说网 旧别阁